English 专家网站 科普网站
搜狐健康 智齿就是人类进化史上的一个bug
更新日期:2018-03-08 浏览次数:1813

智齿就是人类进化史上的一个bug

 

来源:搜狐健康    2018.2.27

 

  有人说,智齿是人类进化史上的一个“bug”,因为它不仅起不到作用,而且有不少小伙伴还曾被它深深折磨过。对此,智齿君有话说。搜狐健康整理了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八大处整形医院)主任医师杨斌指导、王怀良的科普稿件,将智齿君的“解释”呈现给大家。

 

 

 

  爱我,请给我宽敞的“家”—牙槽窝

  大家好,我是智齿。我在主人刚刚成年、心智成熟的时候出现在大家的视野里,所以被大家称作“智齿”,由于我发挥咀嚼功能巨佳,老百姓都叫我“大槽牙”,实际上我的学名为“第三磨牙”。当主人还是个baby的时候我就已经开始在“牙床”上萌芽了,那是我叫“牙胚”,随着主人年龄的增长,我的兄弟们一个个出去工作,为主人的美观、咀嚼、发音等奉献着自己的青春,当主人16岁时,我终于按捺不住骚动的心,准备出来加入队伍。

  谁知天有不测风云,我使出“吃奶”的力气,用劲洪荒之力,竟然只露了个头,上面还有我的好邻居龈瓣为我“遮风挡雨”,此时我又有了新名字—阻生齿。难道我此生注定怀才不遇了吗?我心有不甘,各种翻阅查询,找到了我长不出来的原因:

  Long long ago,当主人还是个大猩猩时,他们的颌骨异常发达,为我们牙齿兄弟提供了用不完的“牙床”,然而就是因为一个叫“科技”的东西,为主人带来了细软精良的食物,主人不在那么卖力的咀嚼食物,导致颌骨日益退化,“牙床”越来越小,留给我的空间不多了。有的时候,不等我出去,外面的兄弟已经挤的吵吵起来了,再加上,我在骨头里被主人多养了几年,个头较大,想出来为主人效力就更难了。主人的爱让我失去了我自己的“牙床土地”,我开始恨,暗暗发誓我一定要出来,不让出来,我就找麻烦添乱。终于,终于,主人发现了我的小动作。

 

 

  不要恨我,这一切都是为了吸引你的注意

  我因为阻生,无法与对颌牙接触,为了吸引你的注意,有时我会拉着我的好邻居龈瓣做做文章,我俩之间达成共识组成“盲袋”,当前面的兄弟工作吃东西时,我们总会把一些食物残渣放在盲袋里,在那里养细菌玩,当主人哪天全身抵抗力减弱、龈瓣被咬到时,我就怂恿龈瓣发炎,引起“智齿冠周炎”—牙冠周围的软组织发生炎症;哪天我心情不好时我就大搞一把,引起“颌面部间隙感染”,曾经我引起过纵隔炎、让孕妇流过产,想想都感到罪恶。

  有时我横着长,顶着前面兄弟的背部,我可劲的顶呀顶,顶出一个大洞。再有时,我会让盲袋中细菌产生的酸侵蚀我自己,开始发黑、脱矿、破坏牙神经。当主人因疼痛发现了我的小动作时,也就是我和主人的分离之日。

 

 

  结了仇,请拔了我

  虽然我时不时的刷刷存在感,动不动再放个技能,可是主人总是那么的爱惜我,舍不得忍痛割爱。因为,我知道主人的弱点,有“牙科恐惧症”害怕牙医,甚至认为打麻药会减低智商,还有拔过牙的人以讹传讹,说拔牙多么的恐惧,什么上钻、锤子,想想都可怕。就这样,我在主人的口腔里任意妄为。

  谁知“科技”那东西,又来使坏,让“舒适无痛拔牙”出现在口腔大舞台。由打麻药时的粗针头大注射器,变成了必兰(一种新型口腔麻醉剂)注射微型针,辅以微创拔牙器械,减少了拔牙中的创伤,降低了术后拔牙反应,加快了拔牙创伤的愈合。我自作孽,不可活。

 

 

  情意绵绵,让我伴您一生

  古人说:十年修的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我在颌骨内与主人经历风风雨雨,一心想和主人长相厮守,共干一番事业。终于,“科技”成全了我:

  当前面的好兄弟—第一、二磨牙,因为龋坏无法坚持岗位时,可以去口腔正畸科,经专业医生评估后用正畸方法,由我顶替他们,继续在口腔内发光发热;还可以应用自体牙移植术,让我占据原来磨牙的牙槽窝,有道是只要姻缘巧合就可门当户对。如此,我便可继续为主人奉献自己的一生,相伴终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