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专家网站 科普网站
《整形外科医院院所报》2012年第三期第四版
更新日期:2012-10-22 浏览次数:7726

保卫处举行消防灭火演习

 

  2012年5月9日13:30分,保卫处在居民区4号楼一单元举行了一次模拟居民区发生火灾后启动消防水源进行灭火演习。
  这次演习是根据近年来居民区发生的几次火情,考虑到居民区的特殊性,一旦发生火灾,极易造成群死群伤,是一次有针对性的演习。

 


  本次演习划分为三个课目,即:水带连接灭火、组织疏散和信息指挥。通过演习,使全体保卫人员掌握和了解了:一是消防器材的使用和消防栓的位置;二是灭火的组织程序和人员分工;三是熟悉疏散方法和程序,防止次生伤害。
  演习结束后,王建国书记对参演人员讲评了演习中存在的问题、讲解了灭火常识、讲明了演习的意义和必要性,同时对医院的消防安全工作提出了要求。(靳功章/文)
 

 

卫生部人力资源开发中心
来我院为农村劳动力办理医疗保险信息采集

 

  为贯彻落实《社会保险法》,进一步维护我院农村劳动力参加保险及享受保险待遇的合法权益,我院人事处组织召开了这次有关基本医疗保险政策的讲解会。4月24日下午,卫生部人力资源开发中心的侯鹏老师,为我院农村劳动力参加基本医疗保险做现场解答。

 


  首先,苗茜处长为我院农村劳动力传达了《关于本市职工基本医疗保险有关问题的通知》(京人社医发〔2012〕48号)的文件精神,并表达了院领导对默默无闻工作在最基层派遣工勤人员的关心,大家报以热烈的掌声,纷纷表示感谢。
  接下来侯鹏老师详细的给大家讲解了医疗保险的有关内容。自2012年4月1日起,农村劳动力统一按照城镇职工缴费标准缴纳医保费,新的政策实施之后每个农村劳动力都会拿到自己的社保卡,每个人也都能和城镇职工一样选择四家定点医疗机构,这样看病就会方便很多,不仅可以享有大病医保,也可享受到门诊报销。
  侯鹏老师对大家最关注的定点医疗机构选取方面进行了重点指导,耐心细致的回答了大家的疑问与困惑,经过两个小时的讲解与指导,完成了我院农村劳动力的医疗保险制卡信息采集,使大家足不出户就完成了繁琐的登记手续。新的政策提高了他们的医疗待遇,解决了后顾之忧,从而使他们能够稳定就业。(宋莹/文)

 

老年门球队获得卫生部老年门球赛亚军

 

  卫生部第二十五届老年门球赛于5月15-16日在地坛公园举行,本次比赛由卫生部老干部局主办,中日友好医院承办,来自在京卫生部署机关的12支代表队参加了比赛。

 


  我院老年门球队也积极备战参加比赛,他们年龄最大的80岁,平均年龄也达到62岁。因我院门球场正在升级改造,队员们为备战比赛,不顾高温,并且放弃了个人休息,奔走在石景山、联勤、射击场的门球场地进行训练。比赛当天队员们6点从医院出发到地坛公园适应人工草坪球场。经过两天32场的激烈角逐,我院老年门球队获得了亚军。
  此次比赛队员听从教练指挥、团结协作、勇于拼搏。赛场上,战术高超,灵活自如;赛场下,谈笑风生,心态平和。通过比赛,大家交流了球技,增进了友谊,体现出了老有所乐、老有所为的良好精神风貌。(付红心\文 摄)

 

我在麻醉恢复室工作的一天

 

  时光飞逝,转眼间我已在麻醉恢复室工作了两年。今天我上巡回班,天气很好,清风将那过早弥漫整个城市的热浪冲淡,感觉很清爽。
  换好衣服,将一缕偷偷溜在外面的青丝收入蓝色的圆帽,着装整齐,准备开始一天的工作。刚刚走上三楼耳朵就被满楼道的哭声贯穿,若是旁人定是大脑顿时空白,微微一愣。中午回到麻醉恢复室的一般都是拆线、唇裂、耳修整的孩子,怀着满腹的委屈与恐惧进入手术室,所以一醒来必定使出看家本领将其倾倒一空,不过我们已经习惯了这样的上班铃声。只是今天委实让我一震,麻醉恢复室总共八张床,竟然只剩下一张空床了,而且都是哭泣着的孩子,不禁感叹:今天的早班真是能干啊!
  各自戴上口罩整理着装,马上进入工作状态。一床是个唇裂的三个月大的小婴儿,哭声很弱,呼气道的痰液和伤口的少量渗血让孩子有些窒息,陈老师正准备给孩子吸痰,我的到来正好助她一臂之力。熟练的用胳膊压住孩子的双手,将头偏向一侧,只见血色的粘痰慢慢随着负压吸进细细的吸痰管,哭声马上响亮了很多,再给宝宝做两次雾化吸入。隔壁的二床也是唇裂,小张同学正用小注射器给孩子喂水,孩子妈妈昨天12点后就让宝宝禁食水了,小姑娘都饿坏了,小嘴一张一张的喝的那个香啊,特可爱。再看张同学那抱孩子的姿势,那熟练的动作,活像有过两个孩子的妈妈,我们还经常逗她说:“以后肯定是个贤妻良母”。再看前边的五床和七床,两个取了肋软骨的耳修整的小男孩,一个比一个哭的凶,抱着肚子在床上翻滚乱踹,一定特别疼。马上遵医嘱溶解一片科洛曲,还很人性的加了点果汁,有了甜度孩子才能乖乖的把原本苦口的止疼药吃下去。还有三床,这是个可怜的孩子已经来过两次了,他是因车祸截肢少了一条腿,胸口和四肢都留下了大面积疤痕。孩子长得特可爱,很漂亮而且很乖,特别懂事,我们都可喜欢他了。主班和副班都来不及做新来的病例,先看哪个宝贝醒得好,可以送走了,让麻醉医生看看,赶紧送出麻醉恢复室,外面的家属都等急了,通常都是听着孩子在里面哭,妈妈在外面哭。
  已经一点钟了,终于稍微清净一点了,还有两个留观的病人,暂时不会有全麻患者出来了,这才腾出点空来,轮流下去吃点东西。因为忙,都来不及去吃饭,所以饭都是护士长自己下去帮我们买好的,更好的是为了我们经常吃那冰冷的饭菜糟蹋了胃,护士长深深懂得没个好身体怎能胜任这样的工作?领导还为我们配备了微波炉,哈哈,很体贴吧!吃饱喝足刚想消化一下食,三辆车就连续推进了麻醉恢复室,这点氧气、动力只好先供给大脑转动了!
  这一转就是一下午,今天四十多台全麻手术陆陆续续回来,哪里还有时间歇脚,看主班和副班头都抬不起来了,奋笔疾书,处理医嘱还要和手术医生沟通,一下午下来脖子都不是自己的了。两个早班和护士长不断的徘徊于八张床位与治疗室之间,接病人、加药、吸痰、观察病情、安慰患者做心理指导。我和小张同学都快成了专职推送员工了,连门都快进不来了,一辆接一辆,一位患者接一位患者的送回病房,有时还能中大奖(推送二百斤的大胖子,还是吸完脂的),虽然是轮流倒换着跑,可是一天下来那腿也基本上不是自己的了,别说爬楼上台阶,抬腿迈个大步都难,所以我们几乎天天都穿着弹力袜,以求心理安慰。
  学生放假、节假日是大家休息的时间,却也是我们最忙的时候,不过今年的旺季好像比往年来的早了点,但是她们都说在我来后的这两年的时间里几乎已经没有什么淡季旺季了,一如既往的忙碌着,不过这种忙碌倒是让我觉得很充实,很踏实,看着一个个患者平安度过麻醉恢复期送回病房,感觉自己活得有价值,自己的存在有意义。这也是我一直选择留在重症监护室、麻醉恢复室的原因,我喜欢这儿,我爱这份工作,这种感觉!(郭秋珍/文)